安眠

最长的旅途 43(END)

完结撒花啊啊啊啊!!

北极虾爱吃豌豆黄儿:

前文


感谢大噶。




43


 


他们的假批下来受什么阻挠,毕竟夏休期还没过去,他们又利用了本来就休息的周末,虽然是四天的行程却也只需要两天的额外假期。因为不过是短途旅行,黄少天和喻文州也没有准备多少行李,两个小行李箱装着少量的换洗衣物,还有需要的文件,他们在一大早就要从蓝雨赶到机场。


因为是周六的早晨,大部分蓝雨队员会选择睡个懒觉好好休息一下,黄少天和喻文州轻手轻脚,不让行李箱发出嘈杂的噪声。


“车叫到了没有?”黄少天轻轻问他。


喻文州划着手机,“没有,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怎么没人接单。”


“不是吧?蓝雨位置又不偏?开车去也太浪费停车费了,司机今天也休假,叫他也怪不好意思的。”黄少天挠头,“要不我们还是开车去吧。反正也就四天。”


“哇黄少你也太不节俭了吧。”黄少天听到这声音吓得向后退了一步,差点摔了一跤,还好被喻文州扶住。


“瀚文?!”黄少天惊呼出声。


卢瀚文年纪最小,也是最爱睡的那个。年轻人一没了训练的约束就能睡到大中午,黄少天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他。


“黄少队长,你们好慢,大家都在前厅等你们很久啦。”卢瀚文做出一副不满的样子,然后拉住黄少天的手,“快点快点。”


要出蓝雨的宿舍区必须要经过一个前厅,这里是宿舍的公共区域,偶尔接待个客人或者是收个快递什么的都是在这儿。这会儿前厅的大沙发上已经做了一溜儿人,看到黄少天和喻文州走进来都立马站起来,像是要接受审阅一般。


这么大阵仗把黄少天都吓了一跳,支支吾吾半天才开口:“你们这是干什么?”


“黄少队长都要结婚了,我们总得表示表示吧。”宋晓说。


“对啊,随点份子嘛。”


“又没办婚宴你们这么积极地给我送钱干嘛?”黄少天看着他们,一下笑出声来。


郑轩首先把手里的一张卡递了过去,“这不就是暗示你们快点办吗?”


“我靠老郑你要不要这么积极。”黄少天把他递过来的东西接过来,“什么东西啊?送我一张信用卡随便刷?看不出来啊老郑!卧槽!”


黄少天在看清那张卡上的字以后立马噤了声,喻文州有些好奇地凑了过来。那卡的设计简洁大方,制作又精美,黄少天最开始没看清楚,还以为郑轩真给他送了什么不得了的黑卡之类的。不过虽然不是黑卡,但却也听不得了的。这是一家非常有名的公司的官网的储值卡,数目不小,而这家公司最主要的产品便是各种性用品,种类多样囊括万千。


“谢谢。”喻文州看着脸颊都憋红的黄少天,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很实用。”


“靠啊,队长你怎么还帮他说话。郑老师我没想到啊!你是这种老司机?”


“压力山大啊,难道不实用?”


黄少天被他噎得半晌说不出话来。他与喻文州在这方面只是刚刚起步,最普通的方法都还没试过几次,不过就他来说,更多的尝试也是在今后的计划中的。而且就算他们不准备玩那些新花样,这张卡拿来买买套子和润滑油也是挺实用的。还真没什么好说的,就是在队友面前太过羞耻罢了。


“黄少黄少,来,收下这个!”宋晓给他手里也塞了一张卡,“大保健俱乐部高级会员。”


“我可是有家室的人好吗!!!”黄少天瞪了他一眼却还是接了过来。


“想哪儿去了!”宋晓笑,“给你按摩用的,我说的是真的按摩!你想想啊,黄少你和队长那啥以后……”


“哪啥以后?”黄少天杀气腾腾。


“讨论战术!彻夜训练!行了吧?你看你这么累,放松一下腰部,按摩按摩背部对吧。很有用的。还能做SPA哦,肌肤白白嫩嫩,blingbling!”宋晓用手指弹了弹自己的脸,故意学着电视广告的女明星的样子,弄得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做了个呕吐的动作。


“谢谢。”喻文州笑着把卡塞进了黄少天的口袋里。


徐景熙把宋晓推到一边,“好了别演了。黄少,这是我送给你们的。”


递过来的还是一张小卡片,却是一张名片,名字下写着“资深室内设计师”。


“我认识的一个设计师,作品都挺不错的。”徐景熙说,“你可以上他的博客看看照片。我已经给你们约了一次婚房设计,记得用啊。打电话就行。”


“你们看看人家景熙!再看看你们这些人的龌龊想法!”黄少天把名片交给喻文州,“队长,你说我们是再买一套房好啊还是就装修我那套啊?”


“买一套买一套!”卢瀚文嚎叫着。


“站着说话不腰疼,又不是你出钱。”黄少天没忍住挠了一把卢瀚文的头发。


“你们的房子里连个儿童房都没有,以后要有小孩怎么办?”


“卢瀚文你有没有常识!男人和男人是生不出小孩的!”黄少天哈哈大笑。


卢瀚文拉住黄少天的手:“你不认我这个宝宝了吗?”


黄少天一愣,才想起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说法,甚至于那些同人文里真的把卢瀚文写成他儿子的都不少。


“那儿子有什么要献给爸爸的新婚礼物啊?”黄少天也顺着开玩笑。卢瀚文倒是完全没在意,从自己的裤子里也摸出一张卡,拍到黄少天的手里。


“拿去花,随便刷。”


“哟,这么阔气?”黄少天把那张卡拿到面前看了一眼,被那卡上的母婴儿童用品戳中了笑点,“真的想要弟弟妹妹啊?”


“不要说得好像你生得出来一样。”卢瀚文嘟囔着,“不过黄少这么喜欢小孩子,一定会收养的对不对?”


这倒是与他们俩的计划不谋而合。他们计划在退役后就收养一个孩子,黄少天喜欢孩子,喻文州也随他。他们的未来计划里有一个孩子一条狗,温馨的房子和爱人,没想到他们的队友们却提前把一切都给他们准备了下来。


“黄少,我就特别实用了。”李远也拿出了他的那张卡,“特别对你。”


“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今天说好的都送卡是吗?凑齐了打扑克?”黄少天一边嘴里吐槽一边却忍不住地扬起笑意。


李远送的是厨房用品的储值卡,一个不错的品牌,黄少天一直很喜欢这个牌子的铸铁锅。


“确实实用。”喻文州看清上面的文字以后感叹道,“又有口福了。”


“喻文州你可别高兴得太早啊。结婚以后我可能就懒了,就不肯做了。”


“少天忍心吗?”喻文州看上去有点委屈,“就算你的丈夫求你啦。”


“我不行了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队长。”李远向后退了一步,瑟瑟发抖。


“习惯就好习惯就好。”郑轩一副过来人的模样。


黄少天的脸涨得通红,“还有什么贡品没?给我呈上来,没有我和队长就要走了。”


最后他们揣着一堆储值卡出了门。蓝雨的各位想得周到,因为想给他们送行又怕礼物太大带不走又要麻烦他们回房一趟放东西,干脆都选择了又实用又小体积的储值卡。从新房到炊具再到儿童用品,对黄少天来说,本来没有太大实感的婚姻,却突然就像是一幅画一样具象地在他的眼前。


最后他们也还是没好意思麻烦队里的人送他们一趟,还好喻文州刚好在这时候叫到了一辆出租。队里所有人把他们送到门口,就在蓝雨大门里站成整整齐齐的一排。


“别别别,”黄少天朝他们挥挥手,“站这样我还以为你们待会儿要合唱一首送别呢。”


“那不行。”宋晓说,“这么大的喜事唱送别多不吉利。我提议唱恭喜发财。”


“为什么不合唱一首婚礼进行曲呢!”卢瀚文兴奋地举手。


“打住打住打住。”黄少天做了个“停”的手势,“是我结婚,大家不要过于兴奋了。”


“等我们回来再唱吧。”喻文州笑着说。


“对对对,回来再……不行!回来也不准唱!喻文州你想想我们踏进蓝雨,一群人高唱婚礼进行曲,我魂都要吓掉了。你别忘了我们回来可是大半夜。”


喻文州凑到他的耳边,“那就婚礼的时候唱吧。”


“还不知道人家让不让呢。”黄少天眨着眼睛,“不过心里唱一下我准了。”


“黄少,你们结婚的时候直播一下,我们云参加一下。”徐景熙提议,“然后我们可以给你们高唱结婚进行曲。”


“你们是哪里来的合唱团吗?”黄少天大笑出声。


宋晓搭着郑轩的肩膀:“蓝雨战队临时婚礼合唱团,随时为我们的正副队服务。对吧老郑?”


黄少天愣了一下,眼眶居然有一些发酸。他的队友们未曾因为正副队长的关系有过一分一毫的疏远与歧视,反而永远站在他们的身边,无论是赛场上还是生活上,都是他们最好的助力。


喻文州抓住他的手,捏了捏。两个人都笑起来,异口同声而又郑重地说:“谢谢。”


 


最后一份礼物,姗姗来迟,甚至黄少天都没想到它会来。


他刚刚把行李箱塞到出租车的后备箱里,就看到后勤部的人跑过来,把一个极小的快递包塞进黄少天的怀里。


“刚到的。”送东西的那人喘着粗气,“非要您亲自签收。”


他后面果然还跟着个快递员,黄少天龙飞凤舞地签了个名字递还回去,道了声“辛苦了”。


撕掉了回执的包裹又回到了黄少天的手上。包裹小,也不算很重,黄少天一边拆一边往车里钻,刚刚坐定,一堆钥匙就落入了他的手心里。


他落在家里的车钥匙,归还回去的家门钥匙,甚至还又多了一把备用的家门钥匙。


黄少天望着手心的钥匙有些发愣,直到喻文州钻进来,关上车门,又升起司机与他们之间的隔板,“是什么?”


“钥匙。”


“钥匙?”


黄少天把那个多出来的备用钥匙塞到喻文州的手里,“我爸妈,哦不对也是你爸妈家里的。恭喜你,正式成为我们家的儿媳妇。”


喻文州有些欣喜地看着手中的钥匙,又与黄少天手中的那个比对了一下,才又难以置信一般询问道:“真的?”


“假的。”黄少天从刚刚的包裹里又摸出来一张便签纸。便签纸上的内容十分简单,一看就是黄妈妈的手笔——“钥匙暂时别给喻文州”。


“暂时。”喻文州倒是很好地抓到了重点。


“至少她愿意去接受你了。”黄少天伸手握住喻文州的手,那枚钥匙在他们的手心里捂得温热,“所以钥匙呢我暂时保管着,等你哪天伺候舒服了,再给你。”


喻文州的眼睛发亮,黄少天甚至觉得自己很少见到他这样的模样。无可抑制的欣喜,甚至有点类似于劫后重生的模样。


“我真的很高兴。”喻文州的声音都有些细微的颤抖,“比我想的要好得多。真的好太多。”


黄少天捏紧了他微微颤抖的手,在他的脸颊上留下一个吻,“我就说了,只要我和你在一起,就能过得特别特别好。”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


黄少天低着头抚摸着还躺在喻文州手心里的那枚钥匙。


“我估计春节吧,可能春节就行了。”黄少天说,“我带你回家过年好不好?”


“好。”


“如果还是不行……”


“那就等下一个。”


“嗯?”


“我们还有好多年。”喻文州抓过他的手,在无名指的位置亲吻着,“还有一辈子。”


 


尾声


 


黄少天这部电影还没看完就困得只打哈欠,喻文州只好叫了空姐过来铺床。


“两位需要将两个座椅合成一张双人床吗?”漂亮的空姐温柔地询问道。


“什么?”黄少天拿下耳机,在对方又重复了一遍以后立马回答道,“要要要。”


两人之间的隔板被收起,笑容甜美的空姐熟练地开始整理起床具。


“二位很恩爱,已经结婚了吧?”空姐在工作的间隙问道。


黄少天立马红了耳尖,却又掩饰不住内心的欣喜:“快了,我们就是去结婚的。”


对方立马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她的手脚麻利,速度很快,工作几乎没花什么太长时间就完成得相当漂亮。


“恭喜,祝二位新婚愉快,同时旅途顺心。”空姐微微点头,为他们拉上了隔间的门。


黄少天一下倒在柔软的床铺上,还不忘伸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居然还有这种操作,不早说。来来来,小鱼子,过来陪陪朕。”


喻文州躺下去,把他搂进怀里,温热的气息就打在他的脖颈上。黄少天瑟缩了一下,又紧紧抓住环在他腰上的手,“幸好有这个,要不然这旅途这么长我要怎么熬啊。这是不是我们飞过最久的一次?”


“上次飞苏黎世也差不多?不过那时候可比这次要热闹多了。”


国家队集体出征当然热闹非凡,黄少天至今还记得当时的欢乐气氛。不过此时此刻他又哪里顾得上这个。


“我才不要热闹,我只要你。”黄少天转过头去,飞快地在他的唇边吻了一下。


“其实这也不是最长的一次。”喻文州笑着说。


“还有哪次?”黄少天惊诧地看着恋人的眼睛。


喻文州抚开他的刘海,郑重而又亲昵地吻在他的眉心。


“最长的旅途是我和你的下半生,我的未婚夫先生。”


——END——

评论

热度(1432)